花骨_

這裡是骨頭 _(:з」∠)_
灣家,簡繁混用,主霹靂、陰陽師等同人的沙雕文手


下有奇怪的置頂~

ヽ(●´∀`●)ノ一直很想試試看手機桌布

突然發現當大頭挺好的...就不做桌布了~(-ω- )~~

墮落 ── 永不超生

-

好久沒有做魔赤了!!!

原本要加淚珠...但素找不到想要的形狀,好氣啊ヽ(#`Д´)ノ

07  Le Chariot (戰車)

戰士很重視輸贏,而他通常是贏的那一方

而且他有能力控制整個局勢

-

其實只是想用咩咩而已233333

[魔赤]無心之人—前導

 @请勿倒置  看看我效率夠快吧!

-

終於做好了...這是他此時唯一想說的

然而,他的身邊依然沒有一個可以分享這份喜悅的人,青年深呼吸幾下,壓下激動


神聖地按下啟動鍵,屏息見證這一刻


原本緊閉的那雙眼緩緩睜開,如墨一般的眼眸獵豹似地緊緊盯住眼前人

本應看起來兇狠的神情,「它」的眼尾卻微微上挑,增添了一絲輕佻


俊雅的臉龐,深刻的五官,微捲的長髮,修長不失力量的身材...完美無缺地如自己在腦中一遍遍刻劃的樣子


「你...跟我的夢幾乎一樣」


如此的成功,讓青年短暫地陷入了狂喜,不禁喃喃自語

回過神,青年發現「它」自始自終皆含笑地注視著自己,羞窘了一下,他無意識地理了理自己的儀容


對著「它」,伸出自己鮮少照到日光白皙的手

青年朗聲道:「我是你的主人,赤睛」

我到底該不該掏錢呢......

[魔赤]我的思念.09.by/花骨

我是月更型文手,嗯!

-




飛鷺擔心的看向赤睛並問:「赤睛…….你…你還好嗎?」


赤睛彷彿被抽乾一般,腿軟的跪坐到地上,過了良久才開口:「……很好,我好的不能再好」


然而,他的心已經被凝淵過往的笑容、過往的言語、過往的身影,狠狠的撕裂,用力地都聽得見,就像是布帛被徒手撕爛的聲音



「赤睛,我們……我們去找個地方先休息一下,好嗎?」飛鷺憂心忡忡的拜託


飛鷺拉著魂不附體的赤睛東找西尋,終於找到一個可以落腳的洞穴


赤睛稍作休息後,即使心亂如麻,他慌亂的雙眼已經恢復如往常一般鎮定,眼底紊亂的情緒也悄悄收起了


不過,現在他還是需要一個人好好的靜一靜


他站起身便要往外走



「等等!赤睛你要去哪裡?!」察覺到的飛鷺大聲疾呼


赤睛扯扯嘴角,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給她:「晃晃罷了」


「可是….你…」


飛鷺還沒說完話,赤睛便離開了,留下她一人在洞穴裡,飛鷺想跟上時已為時已晚


想了想,她大聲的向外喊:「赤睛!如果你不想笑…..你就不要笑」


遠處的赤睛瞪大了雙眼,這是他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話語……


「…..啊…真是個笨女人呀,如果被別的東西發現……我還是在附近走走就好了」赤睛低下頭喃喃自語


#


「……..我…我這是怎麼了?」

比起這個,關心除了凝淵外的人事物的自己更令他驚訝,自己改變了嗎?


#


赤睛走著走著,漸漸走到茂密的草叢間。


他細想,跟那人也生活了好幾年吶

瞇起一直以來淡然的雙眼,赤睛依稀可以看見以前在佛獄的生活。


凝淵——火宅佛獄的變數。沒有誰能夠清楚他的下一步會是什麼;沒有誰能夠了解他全部的想法;沒有誰能夠真正的靠近觸碰他的心


過去,凝淵不時做出一些或大或小的事,說實話其實不見得每一次都具嚴重性

只是,時間久了,咒世主著實被氣得不輕。


每個咒世主發怒的夜晚,凝淵少不了苦吃

可是,他依然笑著,彷彿受苦的不是他,而是他人。他只在一旁高高的凝望傲視


#


「出來吧!我不是要你別管我了」赤睛從自己的思緒抽身


「........赤睛,我只是想…」飛鷺怯怯地走上


就在兩人只隔著一排稀疏的雜草,即將面對面時,赤睛要飛鷺停下腳步


「赤睛,你…你…..你難道不回去嗎?你回去後,那個人就會找到你了,然後…..」飛鷺頓了頓


「……..然後你就能夠發現其實他會愛上你的」她下定決心一般,顫著聲把未盡的話說完


「我也有想過回去….可是你看看我如今的樣子!一張臉皮上找不到一絲一毫完整之處。從前他已極少看我,現在,我還能奢求他施給我憐憫的一眼….」



「甚至…….愛我嗎?」赤睛哀戚地閉上眼


「會的!赤睛,你還是你呀!」


「不!不會!因為他眼底根本……..沒有我」最後的話,赤睛咬著牙說完。


語畢,赤睛緩緩轉過身,不願讓飛鷺看見自己現在的表情


#


「我第一次這樣地愛過一個人。如果是人類的話,我大概算是和自己戀愛了兩、三年,和錯覺相處了十幾年」


「如果再見面,我不知道我會不會繼續活在我的幻想裡」


總算是沒有坑掉,我還是比較滿意的

不和諧一定是因為我用拼的!!!!!!

-

((忘記設定時的我......合體就改時間放了

[魔赤]我的思念.08.by/花骨

 @融 叔叔魚我信守承諾今天也更新了,我好木奉!!!然鵝~~~事實上今天沒有寫新章節((攤手

咩咩 : 這一章我都沒說到半句話=  =

嗯嗯,以下是短小的1000+第八章@@

-







對峙的兩人越吵越凶


「哼哼,我告訴你,要不是你和你X子娘在噁心的草堆裡卑賤的拜託,阿爹才不會帶你們兩個小賤貨回家」蘭晴兇狠地對宮景咆哮


「阿姐…….你….你可以汙辱我、罵我、打我,可是你不可以說阿娘壞話!」


「哦?反抗啦?」蘭晴冷哼


蘭晴似乎被宮景抗拒的態度刺激到,怒火更是燃燒


她繼續開口大罵:「欸!不要忘了是誰收留你一家子……是我阿娘哪!喔!我可憐的阿娘哪!努力勸阿爹收留窮鬼……這樣好的人,怎麼會知道竟然會被狐狸精逮住了、纏上阿爹,讓阿爹神志不清,現在天可憐見,老天也要我教訓你這個有爹生沒娘教的傢伙,真不知道你阿爹是誰,能有你這種小雜種」


宮景回道:「阿姐,你太過分了……我阿娘才不像大娘那樣壞,而且我的阿爹就是阿姐的阿爹」


「哼,所以我早說了你阿娘勾引我阿爹,我娘……」


「阿姐!我對不起阿爹了,我答應阿爹不和你說,但是,其實大娘和你…….」


「和我怎樣!閉嘴!你這小X子懂個啥」蘭晴蠻橫地打斷


「阿姐你和大娘……..其實沒有任何關係,大娘收養你時只是為了透過你綁住阿爹而已」


語畢,宮景的嘴角微微上揚


#


前塵往事原本已如煙灰散去,蘭晴在滿溢的淚水中似乎可以看見前


曾經,她也只是一個天真無邪又活潑的小女孩

曾經,她也只是一個不叫蘭晴,沒有重擔,青澀的少女

曾經,她也只是一個典雅脫俗,笑聲清澈,識得大體的女郎  



-

✅  已達成蘭晴的過去成就


[魔赤]我的小心機.

突然挖到的舊文,我都忘記有這一篇了!!!15年亂寫的,大概也是沙雕吧?

搬磚+存檔一下

-

魔王子教你如何捕捉赤睛.01.


「就是這裡了,我『們』的新家!」凝淵得意洋洋的指著眾人面前的一幢洋房


外觀十分氣派,整體為紅色調,庭院也很大,種滿各式植物,中心還有個噴水池,車庫內高級車種樣樣齊備,真可謂應有盡有


惟一美中不足的是凝淵用歪斜的字在門口掛了一個牌子 ───『魔王子公館』



「你的字還真……醜」慕容情翻了一個白眼說道


「這是一種只屬於魔王子的藝術,我只代表我……不過,薄情館館主的字比一般人工整吧?那就由你寫了」凝淵不在乎的說


「……所以,也很沒品味」赤睛淡淡的補一句


凝淵聞言只應了一聲,赤睛的眼色暗了一分......


#


「不管怎樣,重點在於我們為什麼要和你住在同一個屋簷下? 理由呢?」劍之初抽了抽眉角說


「為什麼要問理由?真正每一件事都有理由嗎?你愛問,我給你一個理由,你又不相信我的理由,沒理由,真正沒任何理由,要說理由,就是一個念頭,我想做  、去做,這就是理由」凝淵一攤手,歪理滿嘴飛


一旁的湘靈害怕地躲在寒煙翠身後,瑟瑟發抖

寒煙翠見狀氣得火冒三丈地對峙凝淵 : 「為什麼要把湘靈帶來」


「哦!我親愛的小妹呀!為了讓你和為兄同享天倫之樂,手足之親,我費了多久才找到這個小姑娘,你可知?」


他頓了頓再說 : 「你怎能拂了為兄的好意,太令我傷心難過了」


凝淵輕輕捂住胸口,表情誇張拙劣地假裝真的很痛心


「……你又沒有心,表情零分」赤睛小聲的說


「那與我又有什麼關係了」拂櫻忍不住出聲


「我相信楔子會來找你做伴的,侯」凝淵似笑非笑地說


「你直接去找他不就好了」


「哦?他有興趣的不是我呀」凝淵加深了笑意,滿意的看著眼前的人臉頰升起紅雲


#


「那你帶來了一顆西瓜又要做什麼」慕容情無奈的說


「他也是我的家人啊,替西瓜化妝都比聆聽你們臆測我要來的有趣,走吧!先住進去吧!」凝淵推著大家進入那豪華的宅邸


「你的比喻不倫不類」赤睛習慣性地在他背後小小聲吐槽


「仔細體會,你會了解我的話,是如此貼近真理」凝淵倏地轉過身靠近赤睛呢喃般的說著


赤睛怔了怔,這是凝淵今天第一次和自己說話